近些年来,艺术品已成为当今世界公认的三大投资领域之一。尽管中国艺术品升值速度极快,不论是古代、近代、当代,乃至于现在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都受到市场青睐,但总体来说,中国艺术品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,充满朝气,前景广阔。收藏品的固有特性,决定了它必将成为中产阶级重要的家庭资产配置渠道。未来中国中产阶层以上人家的资产配置中,艺术品的投资占比将明显增加,而这也将成为一种大众化趋势。

据中国收藏家协会统计,目前我国艺术品收藏的爱好者和投资者已达1亿人,而且仍以10%~20%的速度在发展。

2010年,北宋黄庭坚的书法《砥柱铭》卷以3.9亿元落槌,加上12%的佣金,总成交价达4.368亿元,远超2005年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创造的2.3亿元中国艺术品成交纪录,那次拍的是瓷器《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》。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行的2015年春季拍场上,20世纪山水画家潘天寿的《鹰石山花之图》以4306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.79亿元)的价格成交。

由此可见,古董等艺术品升值速度极快,特别是来自古代的珍惜藏品。因其固有特性,决定了它必将成为高净值家庭重要的家庭资产配置渠道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中国高净值人士的资产配置中,艺术品的投资占比愈加增多。

另外,古董等艺术品是一种特殊的实物资产,它既具备实物的基本属性,也作为人类文化传承的一个重要文化载体,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市场价值则体现在它的唯一性。比如,一个鸡缸杯,它可以是一个杯子,但是同时是一种极具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,唯一性和稀缺性恰恰是古董价值连城的根源。因其有不可复制性和艺术性,艺术品除去本身自有的价值以外,还因为其附加价值,显得更珍贵,比如,文化价值、艺术价值、工艺价值、历史价值、审美价值。古董和艺术品的拍卖会上一直都不乏各大企业家的身影,因为这些财产的保值、增值作用非常稳健。

但是,也正是因为古董等艺术品的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,导致了其弱流动性,甚至在变现的时候只能通过公开拍卖的途径来实现。

还有就是我们都特别关心的一点,古董等艺术品,能不能规避遗产税呢?在我们的遗产中,也有部分可不纳税的类型,例如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遗产税暂行条例(草案)》第五条规定中的免纳遗产税的资产中第二项就有这样的规定:经继承人向税务机关登记、继承保存的遗产中各类文物及有关文化、历史、美术方面的图书资料、物品,可不纳遗产税,但继承人将此类文件、图书资料、物品转让时,仍需自动申请补税。

虽然上述规定是草案,还并未生效,但是,古董等艺术品中如果有关于文化、历史美术方面的物品,并且向税务机关登记的,那么这部分财产就可能属于“不交遗产税的遗产”了。但是,这类财产在传承给后代之后如果变现的,遗产税仍然应予以补缴。所以,其实古董这类实物资产,在一定程度上,可以暂时规避部分遗产税。

可见古董等艺术品投资确实有金可掘,但投资风险也很大。

在艺术品投资领域,无论是古玩市场还是拍卖公司,它们的“潜规则”都是“恕不保真”。艺术品购藏,“真”是前提。艺术品真赝的辨别,是投资者面临的最大风险,它往往要比判断上市公司、房产项目的投资价值难得多。因为艺术品的鉴定,往往只能靠“目鉴”而无法借助仪器、数据。

相对于保险、证券、不动产等而言,艺术品的流动性更是无法同日而语。它的投资价值的体现往往要等上七八年甚至更长时间。有时候尽管理论上有多少的升值,但只是纸上的游戏,短时间变现(特别是高价位的藏品)往往会遭遇贱卖风险。

总体而言,根据目前的市场和政策,艺术品资产配置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艺术金融化模式,相对于艺术品基金、信托的门槛要低,将艺术品纳入财富人士的资产配置组合,是提高资产配置收益的理想诉求。近年来,随着股票及房地产市场萎靡动荡的背景下,文化艺术品的投资收藏正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大热潮。它不仅是一种高雅的艺术行为,也是时下盛行的一种投资方式,更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。